UNI

欧美圈老狗。

如果你喜欢Sebastian·Stan,

那我们就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啊!

溺亡在James·McAvoy的蓝眸中谢救。

I'm fine and fxxk you Marvel.

OVER.

【帕佩】叛变之后

*一个很久之前就想动的梗但是生怕写丑。x
*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什么勇气继续来辣你们的眼睛。(土下座)
*依旧小学生文笔。可能非常OOC了。
*其实只是想写"佩利我叛变了跟我走然后结婚"的套路的。(小声逼逼)
*结局很皮。
*但我皮这一下真的非常开心。
-------------
-------------

    佩利骂骂咧咧地在路上走着。他一边嘀咕着不知道在骂谁的娘,一边狠狠地踢着路上的小石子。

    "帕洛斯叛变了。"卡米尔拉低帽檐,波澜不惊地说到。
    "放屁!!帕洛斯怎么会叛变呢?!"佩利捏紧拳头,玫红色的双眼紧紧盯着卡米尔。
    "你明明也知道的,"感受到佩利正怒气冲冲地盯着自己,卡米尔索性抬起头,湛蓝的双眼回盯佩利,"帕洛斯是什么样的人。"

    "草!"踢完脚边最后一块石子后,佩利停下脚步,开始四处张望起来。
       "妈的这是哪儿啊……"佩利暴躁地挠了挠头发,走到路边一屁股坐了下去。
    "……啧。"佩利愤懑地一拳砸在了地面上,"妈的帕洛斯……别让老子遇见你……!!"
    "哟~这不是佩利吗?怎么这么垂头丧气的?"熟悉的声音从佩利面前传来,那声音依旧慵懒,又带着些许戏谑。
    "……"事实证明不能随意立flag。
    "帕洛斯!!!"佩利迅速起身,向后退了几步,做出了防备的姿态,"你他妈还敢出现在我面前??"
    帕洛斯挑眉,对佩利充满警惕的姿态有些许不满。
    "啧!!"佩利现在肚子里一堆子火,见帕洛斯不理他更是生气。他释放元力,在双手中聚集了两个重力球,毫不留情地朝帕洛斯所在方向扔去,"去死吧!!"
    "砰!"
    "哎呀呀……"帕洛斯散去之前召唤出来保护自己不受佩利重力球伤害的暗黑使者,嘴角勾起跟之前无异的四十五度弧度,"怎么一见面火气就……"
    佩利又怎会容许帕洛斯说完,见后者依旧笑得跟平常没什么两样更是觉得火大。佩利双脚猛地发力,一跃而起,攥紧的拳头更是毫不犹豫地朝帕洛斯所在坐标砸去。
       "啧!"帕洛斯也迅速做出反应,将双手交叉护在身前,挡住了佩利恶狠狠的一击。
       骨头对骨头,两人都忍不住倒吸一口气。
       帕洛斯是知道的,佩利打架的时候比起丢重力球,更喜欢用拳头说话。佩利用尽全力的一拳可以让敌人飞出去半米多,自己能接住只能说明那条蠢狗没用全力。
       想到这里,帕洛斯刚刚心中的不快也就消失殆尽了。
       佩利的攻势异常凶猛,而帕洛斯的防守也滴水不漏。
       深知帕洛斯并不适合这种持久的肉搏战,佩利的攻势愈加凶猛。他现在只想把面前这个白发骗徒打趴下,然后抓住那人的衣领好好质问一番。
      质问他为什么要离开海盗团,背叛大家,背叛……自己。
      想到这里,佩利不禁迟疑了一下。
      在防守的同时帕洛斯也在寻找回击的机会,见眼前正有一个难得的机会又怎会放过。帕洛斯立刻攥紧右拳,朝佩利的腹部来了个自认为还不错的右勾拳。
      事实证明那的确是一次精确又狠辣的攻击。佩利捂着腹部跌跌撞撞的朝后退了好几步,鲜血从嘴角流出。
      "嗯哼~"帕洛斯朝后退了几步,与佩利保持距离。
      佩利怒视着帕洛斯,用左手狠狠地擦了几下嘴角,血迹在他的脸上乱铺着。佩利右脚往后退了一步,做出冲刺的姿势。他的背微微拱起,像一只准备捕食的狼。
      "帕洛斯!我问你!你为什么要离开海盗团,背叛我们??"正当帕洛斯以为佩利新一轮攻击即将发起时,佩利的问题却甩了过来。佩利几乎是吼出来的,声音有些许嘶哑。
      "……"并没有料到佩利会问出这个问题,帕洛斯也着实愣了一下。他直视着佩利玫红色的双眼,那明明应该是充满狂放和不屑的一双眼睛,现在却盛满怒火和……伤心。
      帕洛斯一直觉得那双眼睛像是两块美丽的红宝石,但现在却开始出现裂痕,然后破裂。
      帕洛斯觉得心中有什么松动了。
      他不忍看到这样的佩利。
      啊不行不行,在这个时候放松,可是会送命的。
      "呵……"帕洛斯摇了摇头,将刚刚的思绪散掉,"我为什么不能叛变?又没规定必须留在海盗团。"
      "你!!!"
      "不是吗?"帕洛斯摊手,"海盗团现在也是出于人人喊打的境地吧?雷狮又偏偏受了重伤,半死不活的。海盗团之前树敌不少,那些仇人怎么会放过这个绝佳的报仇机会?我可不想把命送在这里。"
      "再说了,我呆在海盗团只是度个假而已。你们并没有真正接纳我,我也没有真正融入你们。"
      佩利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少年。他忽然觉得自己并不了解帕洛斯,可能从一开始就不了解。
      帕洛斯的眼神暗了暗。趁佩利发呆之际他召唤出几个暗黑使者,示意他们过去控制住佩利的四肢,使后者动弹不得。
      "糟糕!!"当佩利反应过来时自己已被暗黑使者控制得死死的。他使劲挣扎着,甚至凝聚出重力球想要攻击控制自己手脚的暗黑使者,却都补了个空。
      "佩利……所以说你是真的蠢。"帕洛斯缓缓走上前,伸出右手想抚摸一下佩利的脸。而后者则毫不犹豫地张开嘴巴,露出锋利的犬齿,狠狠地朝帕洛斯的手咬去。
      铁锈的味道在佩利的嘴中散开。佩利松开帕洛斯的手,似乎很嫌弃地吐了几口带血的唾沫,然后挑衅地看着帕洛斯。
      "呵。"帕洛斯甩了甩还在冒血的右手,"不愧是狗啊。"话毕,帕洛斯伸手抓住佩利左边垂下的头发,使劲扯下迫使佩利低头:"但是很不听话。"
      "帕洛斯!回答我的问题!!"
      "嗯?"帕洛斯微微一笑,略带嘲讽地回答,"我说过了。"
      "……"佩利闻言沉默了一会。
      "嗯?"帕洛斯依旧笑着,"怎么,狗狗失落啦?"
      一阵风吹过,吹起了佩利金黄色的长发。恍惚间,帕洛斯似乎看到有什么晶莹的东西的在佩利眼角闪烁着。
      "帕洛斯!!"佩利咬紧下唇,身体忍不住的抖动,"你这个混蛋!!"
      我以为我已经了解你了。
      "嗯。"
      "你怎么不去死啊???"佩利的脸因怒意而扭曲。他愤怒地吼叫着,惊飞了一群才在附近驻足的鸟儿。
      佩利猛地蓄力,甩开了控制自己四肢的暗黑使者。他左手上凝聚出一个重力球,右手握拳,朝帕洛斯发起攻击。
      "叛徒!!"
     
      [叛徒]。
      这个词帕洛斯不知听别人说自己多少次了。虽然他更喜欢以"骗徒"自居,但他的所作所为归根起来更像个"叛徒"。毕竟他也生下来这么多年了,流转过多少个组织也不记得了。当他帕洛斯觉得该走的时候他就会走,即使投奔敌方组织,对前一天还在一起笑嘻嘻喝酒的同伴痛下杀手也无所谓。
      "为什么……帕洛斯……你这个叛徒!!"
      嗯是啦是啦我是叛徒噢。
      他帕洛斯早就习惯了
      但这个词从佩利嘴中说出……竟让帕洛斯心中一阵绞痛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"咳!"硬生生承受了佩利刚刚用尽全力的一击,帕洛斯感觉自己的内脏都要错位了。佩利压在躺在地上的帕洛斯身上,一手紧紧抓着帕洛斯的衣领,另一只手则紧握着,犹豫着是否给面前这个有些些许狼狈的少年最后一击。
     "呵呵呵……"帕洛斯咧开嘴,笑了起来,"来吧佩利,杀了我这个叛徒吧!!呵呵……"
     帕洛斯闭上眼睛,却发现有什么温润的液体滴落在自己的脸上。他微微睁开眼睛,略微吃惊地发现那个整日笑嘻嘻打架受伤都不会哭的佩利,居然哭了?
     "为什么……"
     为什么要走?
     "为什么要离开海盗团??背叛雷狮老大??背叛卡米尔??"
     为什么背叛海盗团?
     "背叛……我!!???"
     然后离开?
     "我以为我够了解你了!!!我以为你不会走了!!"
     是我太笨了吗?
     "为什么啊????!!"
     佩利声音嘶哑地吼叫着,眼泪吧嗒吧嗒地从玫红色的双眼中掉落出来,在帕洛斯的脸上破裂。
     "你回答我啊???"
     佩利慢慢低下头,抵在帕洛斯的胸前。他微微颤抖着,抓着帕洛斯衣领的手也忍不住的用力攥紧。
     "佩利……"
     帕洛斯的心愈发的痛。
     "佩利?佩利……你看着我。"帕洛斯吃力地抬起右手,刚刚佩利那一击着实让他受到不小的伤害。帕洛斯先是像原来那样摸了摸佩利那头毛茸茸的头发,然后摸索着擦去了佩利眼角的眼泪。
     "……嗯。"佩利乖乖地抬起头。
     "对不起,我是真的叛变了。"
     "……嗯。"
     "所以……跟我走吧?"
     "……嗯。"
     




好奇怪的结局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
我不会写打戏啊要死了要死了……
其实应该是"所以……跟我走吧?然后结婚。"
嗯这是一篇糖。
     

【帕佩】终焉

*交党费x之前一直在视x各位太太。
*小学生文笔,很久没写了。OOC归我。帕帕和佩佩--也归我。(bu)
*BUG巨多。不懂得怎么描写,感觉自己更适合写r。(沉思)
*角色已死亡注意!角色已死亡注意!!角色已死亡注意!!!
*感谢点开的你们。(土下座)希望没有辣到你们的眼睛。(土下座)
------------

  当佩利再次醒来时,映入他眼帘的是一片黄昏中的海。
  "哇……!!!"佩利两眼发光,"好漂亮!!那什么丹什么尔的死后服务还不错嘛!!"
  是的,他佩利大爷已经死了。
  "啊不过……"佩利像是想起了什么,懊恼地盘腿坐下,"老子居然是海盗团里第一个死的!!妈的……" 佩利的眉头皱成一团,长长的睫毛随着主人的懊恼轻轻抖动着,像是在替主人打抱不平。
    那场战斗中,敌人似乎已做足了准备,冲着想要全灭海盗团的目标,攻势极猛,连雷狮都有些招架不住。佩利倒是觉得无所谓,尽管身上的伤口一直在叫嚣着疼痛,他也一直释放元力,丢出一个个重力球,竭尽全力地享受这场恶战。
    对啊,他佩利就是天生的战士。
    在佩利露出他的鲨鱼齿,朝敌人发出挑衅的信号时,他忽然瞥到一个杂鱼绕到了帕洛斯身后,想来一次卑鄙的背后偷袭。
    "帕洛斯!!!"
    "??!!"
    几乎是一瞬间的事,佩利的身子就已经到了帕洛斯身后,替后者挡住了那致命一击。
    "咳!!咳咳……草……"真他妈疼。
    "……"目睹一切的帕洛斯面无表情,盯着这一切的始作俑者,冷静得可怕,"喂……我说。"
    "你算个什么东西?嗯?不知道打狗要看主人的吗?"帕洛斯举起右手,在别处攻击的暗黑使者便齐刷刷地回头,一部分围住躺在地上的佩利形成一个黑色的保护罩,剩下的都聚集了在帕洛斯周围。帕洛斯微微眯着眼睛,嘴角勾起标准四十五度的微笑,"我可没允许你打我的狗哦。"
    佩利蜷缩在地上,狠狠咬着自己的下唇将疼痛吞入腹中。他将双手压在腹部,似乎这样能减缓血液离开自己身体的速度。这是佩利知道的为数不多的急救方法之一,虽然他知道这也只是杯水车薪。
    佩利能感觉自己的意识正在越飘越远,他尝试着抬头去看看战况,但身体的疼痛让他只能乖乖捂住不断流血的腹部。
    然后佩利感觉自己被抱入某人的怀中,那人也将手覆在自己捂在腹部的手上,做着无用功。
    佩利努力集中自己的注意力去辨别那个模糊的轮廓:"帕、帕洛斯……?"
    "是我,你这个蠢狗!!"帕洛斯见怀中的人有了回应,心里五味杂陈,"你他妈是活腻了?!帮我挡什么挡??我会应付不过来??"
    "你应付不过来……"佩利咧嘴笑了笑,露出沾满血的鲨鱼齿。
    "……妈的!!"帕洛斯咬紧下唇,抬头迅速观察了当前的战况,"你给我撑住!!蠢狗!!我们先撤!"
    "嗯……"佩利点点头,缓缓闭上眼睛,"我们先撤……"
    "喂!蠢狗!!!喂!!"
…………
………
……

    "啧……"只能回想到这里的佩利愤懑地锤了锤自己的大腿,自己居然说了"先撤"这个词!!太丢脸了。
    发完牢骚,佩利无声地看着面前的海。黄昏下的海波光粼粼,反射着柔和的光。
    "不知道大家怎么样了……"佩利嘟囔着,用手指在面前的沙滩上随意画着,"妈的居然这次栽了!!"
    "嗯……"看着自己无意识在沙粒上画的拖把头,佩利皱起眉头。
    不知道帕洛斯怎么样了。佩利继续在拖把头上加着辫子,不过佩利大爷我拼命去保了他一次,他要是死了,本大爷做鬼都不放过他!!
    看着沙滩上有着惊人数量辫子的拖把头,佩利满意地拍了拍手。
    "有什么事让你这么开心啊?佩利。"
    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,佩利愣了愣。
    "帕……帕洛斯??!"佩利飞速起身,转过来果然看到了那个整天笑眯眯的白发少年。
    "嗯?"帕洛斯依旧笑着,"怎么了吗?"
    "……"
    "……"
    气氛一度尴尬。
    "卧槽???!!!!老子拼命救你一条命,你就这么浪费了?????"佩利瞪大玫瑰色的双眼,不敢相信站在自己面前的是帕洛斯。金黄色长发被海风吹起,不偏不倚挡住了佩利的视线。佩利懊恼地把头发抓住,让自己再次辨认面前是不是帕洛斯。
    "噗嗤。"看着佩利在自己面前日常犯蠢,帕洛斯不禁日常愉悦起来,语气中多了几分调戏,"自家的狗狗不见了,主人能不来找吗?"
    "老子不是狗!!"佩利不禁炸毛,指着帕洛斯的鼻子,"你!!!"
    "我?我怎么了?"帕洛斯看着眼前生气的脸庞,因为背对阳光脸上多了几分阴影,使得那双像红宝石一样的眼睛更加有光芒,长长的睫毛随着眼睛的眨动而扑动着。
    他还能再次看到啊,真好。
   "帕洛斯!!你这个混蛋!!"佩利用尽自己所知道的脏话后,得出了这个结论。像是骂累了一般,佩利微微喘着气,双手叉腰,又不停地开始嘀咕:"妈的……敢情老子的命白丢了……妈的……"
    "哎呀……"帕洛斯忍住大笑的冲动,上前两步走到佩利面前,伸手捧住佩利因生气而鼓起的脸。
    佩利也很配合地弯了些腰。
    "听着佩利。"帕洛斯漆黑的眼眸盯着佩利。佩利下意识地看着帕洛斯,帕洛斯眼眸中那一轮白像是要将佩利吸住,让他无处可逃。
    佩利有点不适应两个人靠得这么近,这莫名的气氛有些让他不自在。佩利忍不住张口询问:"怎么了帕洛斯……"话还没说完,就被帕洛斯的唇堵了回去。
    落日即将落入海平面以下,它将自己最后的光辉释放给世间。海面突然变得很亮,与此同时,帕洛斯和佩利的身影开始变得虚无。
    感恩戴德吧蠢狗。
    帕洛斯放开佩利的唇,捧着佩利的双手突然用力,迫使还没从刚刚突如其来的吻反应过来的佩利直视着自己:
    "你这么蠢,我可不放心你一个人。"
    这可是一个骗徒为数不多的真心话呵。





    "卧槽这又是哪?!"等佩利再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,眼前只有一片黑暗。
    低头看看自己,佩利很惊悚地发现自己没有了腿,只有一缕像蛇尾巴的云团。
    "卧槽??"佩利不禁想收回之前自己夸赞那什么丹死后服务很好的话了。
    佩利环顾四周,突然发现一个重大问题:帕洛斯不见了。
    "帕洛斯?帕洛斯?你在哪??"佩利大喊,尝试着向前移动,惊讶地发现自己朝前飘了几截。
    "帕洛斯??帕洛斯???"
    卧槽我又被帕洛斯驴了??佩利开始怀疑人生。
    在佩利开始怀疑人生五秒后,自己的头就被狠狠打了一下。佩利对自己居然还能感受到疼痛有一丝惊奇,转过头正想大骂打自己头的人:"卧槽你大……帕洛斯!!是你啊!!"
    "……蠢狗。"明明自己就在他背后。帕洛斯扶额。

---"喂喂帕洛斯,接下来我们去哪里啊!!!"
---"去哪里都无所谓了吧,反正都死了。"
---"也对哦!!不过没事,跟你在一起就可以了!"
---"……蠢狗。"
---"我不是狗!!!"
只要和你在一起。
只要是你。









脑洞来了就激情狂码好多bug文笔丑到不能看感谢看到这的你(鞠躬)